mgm美高梅集团基友说与知音听

司马迁《礼书》的开首语:“洋洋美德乎!宰制万物,役使群众,岂人力也哉?”意思是:德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只有德才能主宰万物,使百姓跟着走,这是任何一种强迫力所办不到的。又说:“人道经纬万端,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束缚以刑罚,故德厚者位尊,禄重者宠荣,所以总一海内而整齐万民也。”意思是:人间的道理千头万绪,规矩没有一件事没有,但仁义应是贯穿始终的,再以刑罚束缚人犯罪。由于这样,德厚者处于社会的至尊地位,俸禄高的受到社会给予的恩宠和光荣,那么万民就会齐心向着一个目标前进。jDm

乐书记载的最玄妙的故事是这样的:卫灵公要到晋国去串门,路上在濮水边住下。半夜,他听到弹琴的声音,“状似鬼神”,但问随从左右,竟然没有一个听到的。于是他把师涓叫来,命他“听而写之”,再行弹奏。师涓说,“好吧!”于是端坐援琴,听写下来,又练了一天,熟练了。他们继续前往晋国,见到晋平公,平公在施惠之台摆下酒席宴请他们。酒酣之际,灵公说,来的时候听到了新的乐曲,演奏一下如何?平公说好啊!于是让师涓坐在师旷旁边援琴鼓之。还没弹完,师旷就把手按在琴上,说这是亡国之声啊,不可以弹完。平公问怎么回事呢?师旷说,这曲子是师延写给纣王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纣,师延向东逃跑,自投于濮水之中,所以这乐曲一定是在濮水之上听到的,先听到它的人国力会被削弱。平公说,寡人所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还是想听啊。于是师涓就弹完了。平公还不算完,问道,又没有比这还让人悲的音乐?师旷说有啊。平公说我能听听吗?师旷说你德义薄,不能听。平公说,寡人所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还是想听啊。师旷不得已,援琴而鼓之,一弹,有一十六只玄鹤汇集到廊门之下,再弹,这些鹤伸起颈项鸣叫,张开翅膀舞蹈。平公大喜,起来祝师旷健康长寿。回到座位上又问,有比这更悲的吗?师旷说,有啊,过去黄帝用它把鬼神都合到一起。但您现在德义薄啊,不足以听它,听之将败啊。平公说,寡人老了,喜欢的是它的声音而已,还是想听啊!师旷不得已,援琴而弹。一弹,有白云从西北起;再弹,大风至而雨随之,把廊上的瓦都吹飞了,左右吓得四散,平公也吓得趴在了廊屋之间。然后,晋国大旱,赤地三年。

  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乐必发诸声音,形於动静,人道也。声音动静,性术之变,尽於此矣。故人不能无乐,乐不能无形。形而不为道,不能无乱。先王恶其乱,故制雅颂之声以道之,使其声足以乐而不流,使其文足以纶而不息,使其曲直繁省廉肉节奏,足以感动人之善心而已矣,不使放心邪气得接焉,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是故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故乐者,审一以定和,比物以饰节,节奏合以成文,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方也。故听其雅颂之声,志意得广焉;执其干戚,习其俯仰诎信,容貌得庄焉;行其缀兆,要其节奏,行列得正焉,进退得齐焉。故乐者天地之齐,中和之纪,人情之所不能免也。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语言高度凝炼,概括力极强,又站在历史高度,把德治天下的道理说得十分透彻,也十分深刻!一个社会不靠“德”怎么行?假如这个社会充满了谎言,到处是欺骗,尔虞我诈,连执法者本人也变坏了,还怎么实行法制?假如这个社会充满了犯罪,执政者只靠武力镇压,这还是一个什么社会?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从上面可以看出,“德”的本原是“道”。何为“道”?“在《礼书》中作者作了深刻的阐述。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写道:“故坚革利兵不足以为胜,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严令繁刑不足以为威。由其道则行,不由其道则废。”坚固的盔甲和锐利的武器不足以取得胜利,高大的城墙和很深的城河不足以抵挡对方的进攻,严厉的法令和多种刑罚不足以制止犯罪。为什么?如果遵循了“道”,这些东西就起作用;不遵循“道”,这些东西就不起作用。接下去,他又用楚国的都城郢被攻占和商纣王杀比干囚箕子的事实,两次写道:“其所以统之者非其道故也。”意思是楚国和殷商所以被人家击败,是因为他们不遵循“道”的缘故。对于已经出现的违法者,司马迁也主张以“道”治之:“有不由命者,然后俟之以刑,则民知罪矣。故刑一人而天下服。罪人不尤其上,知罪之在己也。”“因而刑罚者威行如流,无他故焉,由其道故也。”意思是对“不由命者”要等他们知道自己的犯罪事实以后,再判刑。判了一个人要让天下人都受教育。犯罪的人不会抱怨判他刑的人,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这样做了,执法者就有很高的威信,不是其他的原因,而是他遵循了“道”。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关于“道”老子作了另一番阐述: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道是过程。老子说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就是说,道转化为一,一转化为二,二转化为三,三转化为万物。道是本原。老子指出,“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就是说,道是天下万物的本原。道是物质运动的规律。“状之状,无物之象”,就是一切都受到它的支配和制约。道的规律是不可抗拒的,不能违反的。只有遵循道的规律,坚持“无为”的原则,才能把事情办好。道是法则。老子把道视为必须遵循的法则,他说,“故从事于道者,道者同于道”,他要求人们要坚持,遵循道的法则。又说,“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以知古始,是谓道纪”,意思是要遵循古代的法则,驾驭现实的实有,以认识历史的规律,这就是遵循道的法则的具体表现。坚持道的原则,天下和平安定,放弃道的原则,则会陷于兵荒马乱之中。按道的法则去作,道会成全你的,“同于道者,道亦乐得之”。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老子所说的“道”与司马迁的“道”基本是一致的。老子是将“道”放在一个更广漠的空间去考虑,重在强调事物的规律,似乎给人以“玄妙”的感觉,而司马迁所讲的“道”看得见、摸得着,与“德”密切相关,具有三个层次: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第一,“道”,是当政者必须遵循的从政原则。为什么坚固的盔甲、锐利的武器、高大的城墙、很深的城河、严厉的法令、各种刑罚,这种种的“硬件建设”都不起作用呢?因当政者不明白事物的规律,胡乱治世,也就得不到“民心”,人民不拥护他。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所谓“德厚者位尊,禄重者宠荣”,“总一海内而整齐万民”都是对统治者提出的要求。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秦本纪》中司马迁曾引用由余的话,从反面说明,统治者无道就会出现的一种大厦倾塌的可怕现象。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第二,“道”,也是对百姓的理性教化。司马迁用罪犯来说明,没有一个人不可教化。如果万民接受“道”与“仁”的教化,就是司马迁认为的理想社会。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第三,“道”,是任何人都可以不断深化的精神境界。所谓“洋洋美德”“人道经纬万端”“德厚”“禄高”,所谓“威行如流”,都包含着对“道”的探索。“规矩无所不贯,诱进以仁义”,司马迁并没有把“道”与“仁”对立起来,而是彼此补充。道是规律,是事理,仁是为人。把“道”与“仁”结合起来的探索,就更无止境了。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中国传统文化中既然确立了“道”是治理国家的原则,那么怎样使“道”进入人们的灵魂深处,尤其是各级官员的头脑中呢?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乐书》中,司马迁说:“凡音者,出于人心也;乐者,通天伦理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也;知音而不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司马迁首先解释“音”是由心而发,“乐”通向天之伦理。接下去又分三种类型来阐明,知声者为禽兽,知音者为一般百姓,而知乐者为君子。“君子”是何人?是作为与“众庶”相对的另一侧面出现的,也就是从政者了。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进一步探求乐的深刻含义,“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写天地同节。”乐与礼属于同一种类型,与天地相通,乐表现为一种“和”音,而礼是一种“节奏”。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乐”具体表现为什么呢?司马迁引用了《论语》里的《子贡问乐》:“歌之为言,长言之也。说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乐,就是歌。歌是一种拉长了的语言。人们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只靠一字一说,还不够,需要把语言拉长了表达;再不够,就要发出嗟叹;仍然不够,就要用手足来舞蹈。这里“乐”的思想感情应是与天地相通,也就是上面所说,是与天地的一种“和”音。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那么这种与天地的“和”音又分几种呢?司马迁仍然引用《子贡与乐》:“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广大而静,疏达而信者,宜歌《大雅》;恭俭而好礼者,宜歌《小雅》;正直法廉而谦者,宜歌《风》;肆直而慈爱者,宜歌《商》;温良而能断者,宜歌《齐》。”这种规定性的分类无疑束缚了人们真实的思想感情的表达,只是一味强调与天地通而已。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乐书》里还用了一段故事说明乐与天地相通的道理。卫灵公夜间闻鼓琴声,问左右听到没有,左右回答什么也没有听到。于是,卫灵公问师涓说:“我听到一种琴声,而别人皆听不到。其状似鬼神,好像为我而作的。”师涓连续两天时间才用琴把这种声音描摹出来。接着两人去见晋平公。平公置酒招待,酒酣,灵公说:“今天我们来,是因为听到一种新的乐声,奏给你们听听。”平公说:“好。”就令师涓坐到师旷旁援琴弹奏。未到结束,师旷说:“此亡国之声,不可听。”平公说:“为什么这么说?”师旷说:“这是师延为纣王所作的靡靡之音。武王伐纣,师延东逃,投濮水而死。所以,你们听到的这个声音必在濮水之上。先闻此声者国家必是不幸。”果不其然,不久卫国灭亡了。这个故事带有几分迷信色彩。我们从中看到的应是乐具有的暗示作用:纣王腐败堕落,专听靡靡之音,卫灵公也是喜爱靡靡之音,腐败堕落,故与商纣王有相同的下场。这种暗示作用,在此理解为与天地相通。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在此篇的最后总结说:“音正而行正。故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正心也。”“故乐所以内辅正心,而外异贵贱也;上以事宗庙,下以变化黎庶也。”“夫礼由外入,乐自内出。故君子不可以须臾离礼,须臾离礼则暴慢之行穷外;不可须臾离乐,须臾离乐则奸邪之行穷内。故乐音者,君子之义也。夫古者,天子诸侯听钟磬未尝离于庭;卿大夫听琴瑟之音未尝离于前,所以养行义而防淫佚也。夫淫佚生于无礼,故圣王使人耳闻《雅》、《颂》之音,目视威仪之礼,足行恭敬之容,口言仁义之道,故君子终日言而邪辟无由入也。”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我们当认真领会这段话的意思,只有音正,人的行为才正。音乐是与人的血脉、精神相通来使心端正的。音乐对内是帮助端正心,对外是分别贵贱;对上是祭祀宗庙,对下是教化百姓的。所以说,礼是从外面进入到人内心的,而乐是从内心发出的。统治者不可以有一点儿时间离开礼,如果有一会儿时间离开礼,那么粗暴怠慢的行为就会暴露在外面;不可以有一会儿时间离开乐,如果有一会儿离开乐,那么奸邪之念就会在心中形成。所以古时候,天子诸侯听钟磬之声不离朝廷;公卿大夫听琴瑟之声不离前厅,是为了养成仁义的品行而防止走到邪路上去。邪恶之行出于没有礼,所以古代圣人要人们耳朵听《雅》、《颂》之音,目光要看威严的礼仪,步行要显出恭敬的仪容,口里应讲仁义的道理。这样,邪恶就无从进入君子每天的言行了。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这里,“乐”的本质真相大白了:它是对从政者心灵的一种净化,以达到音正而行正,“道”立其中,建立一个完美的理想社会。这一套从外表到心灵的管理体系,真可谓“滴水不漏”。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一个“道”,一个“乐”,确实管住了两千多年封建社会中好多人免于走向腐败,出现了不少优秀的士大夫代表。jD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直到汉武帝才又做了新乐曲十九章,命侍中李延年次序其声,把他封为协律都尉,相当于现在的音乐总局局长吧。当时还组织了一个70人的少年合唱团,春天唱《青阳》,夏天唱《朱明》,秋天唱《西皞》,冬天唱《玄冥》。正月,黄昏开始在祠堂唱歌,到天明才停止,常有流星划过祠坛之上。史记的记载也有些玄妙啊。

  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其功大者其乐备,其治辨者其礼具。干戚之舞,非备乐也;亨孰而祀,非达礼也。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乐极则忧,礼粗则偏矣。及夫敦乐而无忧,礼备而不偏者,其唯大圣乎?天高地下,万物散殊,而礼制行也;流而不息,合同而化,而乐兴也。春作夏长,仁也;秋敛冬藏,义也。仁近於乐,义近於礼。乐者敦和,率神而从天;礼者辨宜,居鬼而从地。故圣人作乐以应天,作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

当然,这是史记的记载,也不一定是真事。但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音乐,不同的音乐有不同的影响,却是事实。语录铿锵,文革大兴,小城故事,新世初成。重庆变音,薄氏下狱。太史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啊。

  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教者,民之寒暑也,教不时则伤世。事者,民之风雨也,事不节则无功。然则先王之为乐也,以法治也,善则行象德矣。夫豢豕为酒,非以为祸也;而狱讼益烦,则酒之流生祸也。是故先王因为酒礼,一献之礼,宾主百拜,终日饮酒而不得醉焉,此先王之所以备酒祸也。故酒食者,所以合欢也。

读史记之乐书,发现音乐是我们祖先的大事,礼第一,乐第二。所谓“治定功成,礼乐乃兴”。古人把乐分成宫商角徵羽,对应的主音为12356,对应的五行为水金木火土。这样,按照古人的同构性原理,乐可以对应万物,比附万物,影响万物,同时为万物所影响。

  答曰:「非武坐也。」

太史公认为,音乐是动荡血脉,通流精神而和于正心的。故宫动脾而和正圣,商动肺而和正义。角动肝而和正仁,徵动心而和正礼,羽动肾而和正智。闻宫音使人温舒而广大(如同大地一样),闻商音使人方正而好义(秋风扫落叶的感觉),闻角音使人恻隐而爱人(春季万物生长的感觉),闻徵音使人乐善而好施(夏天般的火热),闻羽音使人整齐而好礼(冬天般的坚贞)。古人把万物同构于一,这种范式在音乐中也体现出来。

  太史公曰:余每读虞书,至於君臣相敕,维是几安,而股肱不良,万事堕坏,未尝不流涕也。成王作颂,推己惩艾,悲彼家难,可不谓战战恐惧,善守善终哉?君子不为约则修德,满则弃礼,佚能思初,安能惟始,沐浴膏泽而歌咏勤苦,非大德谁能如斯!传曰「治定功成,礼乐乃兴」。海内人道益深,其德益至,所乐者益异。满而不损则溢,盈而不持则倾。凡作乐者,所以节乐。君子以谦退为礼,以损减为乐,乐其如此也。以为州异国殊,情习不同,故博采风俗,协比声律,以补短移化,助流政教。天子躬於明堂临观,而万民咸荡涤邪秽,斟酌饱满,以饰厥性。故云雅颂之音理而民正,嘄噭之声兴而士奋,郑卫之曲动而心淫。及其调和谐合,鸟兽尽感,而况怀五常,含好恶,自然之势也?

古人认为,如同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颜色一样,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旋律”。话说郑国的乐令人心淫乱。秦二世时仍然乐此不疲,丞相李斯劝谏他回归《诗》、《书》,赵高却不以为然,二世当然听了赵高的,然后秦朝就完蛋了。汉高祖好像没啥文化,但回沛县老家时,仍然写下大风歌,歌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因有三个兮字,被称为“三侯之章”。高祖驾崩后,沛县刘家宗庙一年四季都唱这首歌,直到孝惠、孝文、孝景几个皇帝一直坚持这个定制。大风歌算汉初的国歌吧。

  天尊地卑,君臣定矣。高卑已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小大殊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则性命不同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如此则礼者天地之别也。地气上隮,天气下降,阴阳相摩,天地相荡,鼓之以雷霆,奋之以风雨,动之以四时,暖之以日月,而百化兴焉,如此则乐者天地之和也。

看来音乐不能随便听啊。

  答曰:「有司失其传也。如非有司失其传,则武王之志荒矣。」

  高祖过沛诗三侯之章,令小兒歌之。高祖崩,令沛得以四时歌鳷宗庙。孝惠、孝文、孝景无所增更,於乐府习常肄旧而已。

  夫人有血气心知之性,而无哀乐喜怒之常,应感起物而动,然后心术形焉。是故志微焦衰之音作,而民思忧;啴缓慢易繁文简节之音作,而民康乐;粗厉猛起奋末广贲之音作,而民刚毅;廉直经正庄诚之音作,而民肃敬;宽裕肉好顺成和动之音作,而民慈爱;流辟邪散狄成涤滥之音作,而民淫乱。

  乐由中出,礼自外作。乐由中出,故静;礼自外作,故文。大乐必易,大礼必简。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暴民不作,诸侯宾服,兵革不试,五刑不用,百姓无患,天子不怒,如此则乐达矣。合父子之亲,明长幼之序,以敬四海之内。天子如此,则礼行矣。

  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合情饰貌者,礼乐之事也。礼义立,则贵贱等矣;乐文同,则上下和矣;好恶著,则贤不肖别矣;刑禁暴,爵举贤,则政均矣。仁以爱之,义以正之,如此则民治行矣。

  乐者,心之动也;声者,乐之象也;文采节奏,声之饰也。君子动其本,乐其象,然后治其饰。是故先鼓以警戒,三步以见方,再始以著往,复乱以饬归,奋疾而不拔,极幽而不隐。独乐其志,不厌其道;备举其道,不私其欲。是以情见而义立,乐终而德尊;君子以好善,小人以息过:故曰「生民之道,乐为大焉」。

  乐者,所以象德也;礼者,所以闭淫也。是故先王有大事,必有礼以哀之;有大福,必有礼以乐之:哀乐之分,皆以礼终。

  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类以成其行。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废礼不接於心术,惰慢邪辟之气不设於身体,使耳目鼻口心知百体皆由顺正,以行其义。然后发以声音,文以琴瑟,动以干戚,饰以羽旄,从以箫管,奋至德之光,动四气之和,以著万物之理。是故清明象天,广大象地,终始象四时,周旋象风雨;五色成文而不乱,八风从律而不奸,百度得数而有常;小大相成,终始相生,倡和清浊,代相为经。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故曰「乐者乐也」。君子乐得其道,小人乐得其欲。以道制欲,则乐而不乱;以欲忘道,则惑而不乐。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广乐以成其教,乐行而民乡方,可以观德矣。

  听者或吉或凶。夫乐不可妄兴也。

  凡音者,生於人心者也;乐者,通於伦理者也。是故知声而不知音者,禽兽是也;知音而不知乐者,众庶是也。唯君子为能知乐。是故审声以知音,审音以知乐,审乐以知政,而治道备矣。是故不知声者不可与言音,不知音者不可与言乐知乐则几於礼矣。礼乐皆得,谓之有德。德者得也。是故乐之隆,非极音也;食飨之礼,非极味也。清庙之瑟,硃弦而疏越,一倡而三叹,有遗音者矣。大飨之礼,尚玄酒而俎腥鱼,大羹不和,有遗味者矣。是故先王之制礼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

  夫乐者,先王之所以饰喜也;军旅鈇钺者,先王之所以饰怒也。故先王之喜怒皆得其齐矣。喜则天下和之,怒则暴乱者畏之。先王之道礼乐可谓盛矣。

  昔者舜作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夔始作乐,以赏诸侯。故天子之为乐也,以赏诸侯之有德者也。德盛而教尊,五穀时孰,然后赏之以乐。故其治民劳者,其舞行级远;其治民佚者,其舞行级短。故观其舞而知其德,闻其谥而知其行。大章,章之也;咸池,备也;韶,继也;夏,大也;殷周之乐尽也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数,制之礼义,合生气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阳而不散,阴而不密,刚气不怒,柔气不慑,四暢交於中而发作於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夺也。然后立之学等,广其节奏,省其文采,以绳德厚也。类小大之称,比终始之序,以象事行,使亲疏贵贱长幼男女之理皆形见於乐:故曰「乐观其深矣」。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於物而动,故形於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感於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於物而后动,是故先王慎所以感之。故礼以导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壹其行,刑以防其奸。礼乐刑政,其极一也,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

  至今上即位,作十九章,令侍中李延年次序其声,拜为协律都尉。通一经之士不能独知其辞,皆集会五经家,相与共讲习读之,乃能通知其意,多尔雅之文。

  乐之所兴,在乎防欲。陶心暢志,舞手蹈足。舜曰箫韶,融称属续。审音知政,观风变俗。端如贯珠,清同叩玉。洋洋盈耳,咸英馀曲。

  子夏答曰:「今夫古乐,进旅而退旅,和正以广,弦匏笙簧合守拊鼓,始奏以文,止乱以武,治乱以相,讯疾以雅。君子於是语,於是道古,修身及家,平均天下:此古乐之发也。今夫新乐,进俯退俯,奸声以淫,溺而不止,及优侏儒,■杂子女,不知父子。乐终不可以语,不可以道古:此新乐之发也。今君之所问者乐也,所好者音也。夫乐之与音,相近而不同。」

  师乙曰:「乙,贱工也,何足以问所宜。请诵其所闻,而吾子自执焉。宽而静,柔而正者宜歌颂;广大而静,疏达而信者宜歌大雅;恭俭而好礼者宜歌小雅;正直清廉而谦者宜歌风;肆直而慈爱者宜歌商;温良而能断者宜歌齐。夫歌者,直己而陈德;动己而天地应焉,四时和焉,星辰理焉,万物育焉。故商者,五帝之遗声也,商人志之,故谓之商;齐者,三代之遗声也,齐人志之,故谓之齐。明乎商之诗者,临事而屡断;明乎齐之诗者,见利而让也。临事而屡断,勇也;见利而让,义也。有勇有义,非歌孰能保此?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队,曲如折,止如ツ荆居中矩,句中钩,累累乎殷如贯珠。故歌之为言也,长言之也。说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子贡问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