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彪简单介绍,晋平公事迹介绍

司马迁在《晋世家》中记录了两段史实: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晋楚城濮之战,晋焚楚军,大火数日不熄,晋军胜局已定。但晋文公却长叹一声,左右问他:“战胜了楚国,您还忧愁什么呢?”(胜楚而君犹忧,何也?)文公说:“楚将子玉还在,我怎么高兴得起来呢?”(子玉犹在,庸可喜乎?)文公所惧怕的子玉,是楚将的一位能定国安邦的少有的奇才。此时,子玉战败而归,楚成王正怒不可遏,将战争失败的责任归咎于他,子玉纵然浑身是嘴也不能争辩,唯有一死了之。没几天,晋文公得到子玉死亡的消息,兴奋地说:“我击其外,楚诛其内,内外配合,妙!”zEm

宋襄公在“泓水之战”中,充满着贵族的骄傲和饱受争议的“仁义”情怀,但最终战争失败,可谓是丢人丢到了老家。其人受伤,其国一蹶不振。

收 藏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显然,楚成王做了一件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但这样的蠢事并未断绝: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晋厉公元年,楚兵被晋军战败于鄢陵。楚将子反收拾残兵欲与晋兵再战,晋国十分害怕。然而此时,楚共王召见子反。子反竟然与朋友喝酒喝醉了,不能见。楚王认为他公然蔑视自己的权威,立即发出指令:“让子反,子反死。”杀了子反,楚国接着罢兵回国。晋厉公得到子反被杀的消息,十分高兴。从此以后,晋国“威震诸侯,欲以会天下以求霸。”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与愚蠢的楚王相反,秦穆公与晋景公是怎样处理战败之事的呢?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一件是《秦本记》记载的殽之战,秦穆公没有杀被子晋所俘的三位将领孟明视、西乞秫、白乙丙,而是到郊外远迎三位,哭着说:“我因为不用百里傒、蹇叔之言使你们三人受辱,你们三人有什么罪啊!你们要尽心雪耻仇恨,不要懈怠。”(孤以不用百里傒、蹇叔言以辱三子,三子何罪乎?子其悉心雪耻,毋怠。)秦穆公将失败的责任归于自己,反过来激发了将士们雪洗前仇的志气。秦穆公三十七年,穆公复使孟明视等率大兵伐晋,果然大败晋军,建立功勋,报了殽败之仇。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另一件是《晋世家》所载,晋景公三年,晋与楚战,晋败,楚虏晋将智莹,后智莹归晋。晋将林父说:“智莹为督将,军败当诛。”景公欲许之,随会说:“以前文公与楚战于城濮,楚成王杀了打了败仗的子玉,而文公大喜。今楚国已打败了我晋国的军队,我们又诛杀自己的将领,是帮助楚国啊。”晋景公深思熟虑后终于听从了随会的意见,没有杀智莹。后来,智莹在迎接晋公子周回晋这件事上,立了大功。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从以上四件史实,可以做如下结论:凡做亲者痛、仇者快蠢事的,终使自己失败;反之,体恤下级,自己领回责任,必定得胜。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那么,为什么历史上许多人选择做蠢事呢?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从表面上看杀战败的将领是显示君主之威,一言九鼎,杀一以儆百,激发士气,而实质上是以言代法,以怒代法,置国家的利益于不顾,将自己的专制统治凌驾于人的生命之上。隐含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将战争失败的责任转嫁他人,自我脱身,是恶劣的统治者惯用的“金蝉脱壳”之计。其实,每一次重大失误,最高领导者都有不可逃脱的责任,首先是指挥全局上出了问题,其次才是下级的责任。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统治者的愚蠢还表现在,他在以杀自己的下级、杀自己的人民的方式向国家的敌人献殷勤,做了敌人想做而做不了的事。尽管他自己不这样认为,而客观上起了这个作用。你看,晋文公不是十分高兴楚成王的做法吗?敌人从外部杀良将,君主从内部杀良将,内外结合而自败。晋文公应该奖给楚成王一枚最大的勋章。只从这一点上看,愚蠢的君主绝对代表不了国家,而只有秦穆公这样的君主才是国家利益的代表者。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由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人民、国家、君主三者之间,人民与国家是一致的,君主只有代表人民才能代表国家,而不是君主与生俱来就代表国家的,愚蠢的君主是国家的敌人。zEm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泓水之战”的意义在于,标志着”礼义之兵”寿终正寝,”诡诈奇谋”悄然兴起。

晋文公(前671年或前697年-前628年),姬姓,名重耳,是中国春秋时期晋国的第二十二任君主,前636年至前628年在位,晋献公之子,母亲为狐姬。晋文公文治武功卓着,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位霸主,与齐桓公并称“齐桓晋文”。

那么,是谁开了”兵者诡道也”的先河呢?晋文公,这个毫无争议的春秋霸主。

图片 1

晋文公,姓姬,名重耳,是中国春秋时期晋国的第二十二任君主,前636年至前628年在位。

晋惠公即位后,违背了给秦及里克的约定,又杀死了邳郑父与七舆大夫,晋人认为夷吾言而无信所以对他都不顺服。前643年晋惠公恐晋国人依附重耳,就派勃鞮追杀重耳,在翟国住了十二年的重耳闻讯就与赵衰等人商量说:”我当初逃到翟,不是因为它可以给我帮助,而是因为这里距离晋国近容易达到,所以暂且在此歇脚。时间久了,就希望到大国去。齐桓公喜好善行,有志称霸,体恤诸侯。现在听说管仲、隰朋去世,齐也想寻找贤能的人辅佐,我们为何不前往呢?”于是,重耳又踏上了去齐国的路途。离开翟时,重耳对妻子说:”等我二十五年不回来,你就改嫁。”妻子笑着回答:”等到二十五年,我坟上的柏都长大了。虽然如此,我还是会等着你的。”

晋文公不得志的时候,曾颠沛流离很多国家,先后途经齐国、曹国、宋国、魏国、郑国、楚国,后来在秦国的帮助下回国继位,振兴了晋国。

重耳一行先是来到了卫国,卫文公看他落魄没有好好的招待他们,他们就离开了卫国。一路走到了五鹿时重耳饿得实在没有办法,就向沿途的村民讨要点吃的,村民看到他那落魄的样子,就给了他一块土让他吃。重耳大怒,赵衰安慰他说:“土,象征土地,他们是表示对您臣服,你应该行礼接受它。”重耳拜谢村民并把土块装在车上去往齐国了。

晋文公一生需要感谢的人很多,有辅佐重臣狐偃、赵衰等,有礼遇君王齐桓公、宋襄公、楚成王、秦穆公等,但最让他感动的是宋襄公。

重耳到了齐国,齐桓公厚礼招待他,并把同家族的一个少女齐姜嫁给重耳,陪送二十辆驷马车,重耳在此感到很满足,在齐国过上了安逸的生活。

大约在公元前642年左右,刚刚经历曹公羞辱的晋文公,只好步入宋国境内。宋襄公以仁义治国,自然不会对重耳熟视无睹,以国君待之,金银细软、美女好酒尽情奉上,有多高的礼遇就给多高的礼遇,“就差没有嫁老婆了”。

前639年,齐桓公去世,竖刁等人发起内乱,而后齐孝公即位,诸侯的军队多次来侵犯,齐国内忧外患霸权不在。重耳在齐住了五年,爱恋在齐国娶的妻子,慢慢忘记了自己的鸿鹄大志,也没有离开齐国的意思。有一天赵衰、狐偃就在一棵桑树下商量如何离齐之事,齐姜的侍女在桑树上听到他们的密谈,回屋偷偷告诉了齐姜。齐姜竟把此侍女杀死,劝告重耳赶快离开齐国。重耳说:“人生来就是为了寻求安逸享乐的,管其他的事干嘛,我不走,死也要死在齐国。”齐姜说:“您是一国的公子,走投无路才来到这里,您的这些随从把您当作他们的生命。您不赶快回国,报答劳苦的臣子,却贪恋女色,我为你感到羞耻。况且,现在你再不去追求,何时才能成功呢?“她就和赵衰等人用计灌醉了重耳,用车载着他离开了齐国。走了很长的一段路重耳才醒来,一弄清事情的真相,重耳大怒,拿起戈来要杀舅舅狐偃。狐偃说:“如果杀了我就能成就你,我情愿去死。”重耳说:”事情要是不能成功,我就吃你的肉。”狐偃笑说:“事情不能成功,我的肉又腥又臊,怎么值得你吃!”于是重耳平息了怒气,继续前行。

但,重耳与兹甫(宋襄公)这两位春秋时期锋芒显露的君王,自宋国一别就再也没有机缘相见了。

重耳到了曹国,曹共公无礼,想偷看重耳的骈胁。曹国大夫僖负羁说:“晋公子贤明能干,与我们又同是姬姓,穷困中路过我国,您不能对他这般无礼。”曹共公不听劝告。僖负羁就私下给重耳送去食物,并把一块璧玉放在食物下面。重耳接受了食物,把璧玉还给僖负羁。

图片 2

重耳离开曹国来到宋国,宋襄公刚刚被楚军打败,在泓水负伤,听说重耳贤明,就按国礼接待了他。宋国司马公孙固与狐偃关系很好,就对晋文公他们说:”宋国是小国,又刚吃败仗,不足以帮你们回国,你们还是到大国去吧。”重耳一行人于是离开了宋国。

公元前638年,宋楚在泓水交战,宋襄公受伤后死于非命。宋成公继位国君。

重耳路过郑国,郑文公不按礼接待他们,郑国大夫叔瞻劝告郑文公说:“晋公子贤明,他的随从都是栋梁之才,又与我们同为姬姓,郑国出自周厉王,晋国出自周武王。”郑文公反驳说:“从诸侯国中逃出的公子太多了,怎么可能都按礼仪去接待呢!”叔瞻说:“您若不以礼相待,就不如杀掉他,免得成为咱们的后患。”郑文公对叔瞻的劝告不予理睬。

宋成公因慑于楚国淫威,以与楚修好而图安逸立国。

重耳离开郑国到了楚国,楚成王用对待诸侯的礼节招待他,重耳辞谢不敢接受。赵衰说:“你在外逃亡已达十余年之多,一般小国都轻视你,何况大国呢?今天,楚是大国坚持厚待你,你不要辞让,这是上天在让你兴起。”重耳于是按诸侯的礼节会见了楚成王。楚成王很好地招待了重耳,重耳十分谦恭。在宴席上楚成王说:“如若您将来能回到晋国,您用什么来报答我?”重耳说:“珍禽异兽、珠玉绸绢,君王都富富有余,不知道用什么礼物报答。”楚成王说:“虽然如此,您到底应该用些什么来报答我呢?”重耳说:“假使不得已,万一在平原、湖沼地带与您兵戎相遇,我会为您退避三舍。”楚国大将子玉听后生气地对楚成王说:”君王您对晋公子太好了,今天重耳出言不逊,请杀了他。“楚成王说:”晋公子品行高尚,在外遇难很久了,随从都是国家的贤才,这是上天安排的,我怎么可以杀了他呢?况且他的话又有什么可以反驳的呢?”重耳在楚国住了几个月后,在秦国为质的晋国太子圉得知晋惠公病重从秦国不辞而别。秦国特别生气,听说重耳住在楚国,就要把重耳邀请到秦国。楚成王说:“楚国距离晋国太远了,要经过好几个国家才能到达。秦国与晋国交界,秦国国君很贤明,您好好去吧!”成王赠送很多礼物给重耳。

就在宋与楚两国交好之际,晋国迅速崛起,晋文公在尊王、攘夷、平乱中凸显的霸主雄风。本就与楚国有杀父之仇的宋成公,决定弃楚投晋,宋国因此成为晋国的同盟国。

前637年秋,重耳到了秦国,秦穆公把同宗的五个女子嫁给重耳,太子圉的妻子也在其中。重耳不打算接受太子圉之妻,胥臣说:“圉的国家我们都要去攻打了,何况他的妻子呢!而且您接受此女为的是与秦国结成姻亲以便返回晋国,您这样岂不是拘泥于小礼节,忘了大的羞耻!”重耳于是接受了公子圉妻。秦穆公十分高兴,亲自与重耳宴饮。赵衰吟了《黍苗》诗。秦穆公说:“我知道你想尽快返回晋国。”赵衰与重耳离开了座位,再次对秦穆公拜谢说:“我们这些孤立无援的臣子仰仗您,就如同百谷盼望知时节的好雨。”

这下惹怒了楚成王,成王决定举兵伐宋,一来教训一下这个朝三暮四的宋成公,一来也想敲打一下晋文公,看看晋文公是否是个言而有信之人。

重耳复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