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路在何方:唯1回族自治县踏上海重机厂建路

“有3000年历史的羌族目前全国只有30万人口,他们到底对中国其他民族的文化有哪些影响?”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感叹,地震前,除了我们知道的羌寨、羌笛、刺绣、云云鞋、红绑腿、释比戏,羌人居住的乡镇、村庄里,还有哪些我们根本还不知道的文化遗产?专家们发出倡议书,希望全国对羌族文化有研究的专家学者能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和各种影音资料贡献出来,为保留一个全面的羌族文化出力。

发生在汶川的地震不仅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美好山川被毁,同时也给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大禹的故乡——北川,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这里很多文化遗产遭到重创。
近日,在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和中华文化学院联合召开的“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座谈会”上,专家学者们发出倡议,呼吁全国民族民间文化工作者和关心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命运的各界人士积极行动起来,为抢救和保护灾区中羌族村寨、史诗、碉楼、民间歌舞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贡献智慧、贡献力量。
千年文化遭遇灭顶之灾
在这次座谈会上,从北川县重灾区匆匆赶来的北川县文化局原副局长罗胜利向在座专家介绍了当地文物的损失情况。
“这次大地震使我们的文化系统受到重创。县文化局办公大楼倒塌,文化中心倒塌,老城文化馆倒塌,图书馆倒塌。倒塌以后还遇到山体滑坡,整个文化馆连房顶都找不到了。我以前所在的文化馆职工中,除了一名临时工,其余全部遇难。全县文化系统死亡14人,家属死亡15人。”说到这里,从事了20多年羌族文化保护工作的罗胜利泣不成声。
由于羌族没有文字,羌族语言、文化均靠口耳相传。但是,在此次地震中,大量通晓羌族语言、历史文化的羌族人不幸遇难。罗胜利说,遇难的文化馆职工中,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羌族民歌的传承人计学文,他唱的羌族民歌再难响起。前年曾代表羌族参加全国鼓舞鼓乐大赛、表演羌族特色铃鼓舞的人中,也有七八位遇难。会吹羌族乐器羌笛的一名传人也已遇难,而目前羌族中会吹羌笛的仅剩几人,羌笛面临绝响困境。
除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人遇难外,很多羌族文物和实物的保护和收集也面临严重困难。“2005年,国务院批准我们成立民族自治县以后,县里在财力很紧张的情况下成立了羌族民俗博物馆,好不容易登记了500多件羌族实物。可没想到的是,这些珍贵的文物还没有来得及展览,地震就发生了。除120余件文物保存在绵阳市的仓库外,以前征集的实物已经埋入了废墟,包括劳动工具、生活用品、挑花刺绣等等。”罗胜利难过地说:“我亲手征来的一个清代的弩,用藤条做弦,非常罕见,现在也不知道下落了。”
面对即将展开的灾后重建,罗胜利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重建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但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北川农村受损的房屋很多,不少灾区的群众正着手盖新房,倒塌的房屋中有很多东西将会被遗弃,如果现在不抓紧时间去抢救性征集,很多反映羌族文化的实物就没有了。所以,应该在灾区群众修新房之前,马上组织人员对文物进行征集,为将来重建羌族博物馆做准备。”
抢救文化遗产刻不容缓
地震发生以来,许多曾经深入考察和研究过羌族文化遗产的专家学者都深切关注着大地震带来的文化遗产损失,当灾区重建开始全面规划之时,他们纷纷就如何抢救、保护这样一个古老民族的文化遗产建言献策。
“羌族有着3000年历史,可目前只有30万人口,他们到底对中国其他民族的文化有哪些影响?”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感叹:“文明的生命跟民族的生命连在一起。我们现在的工作第一就是到现场调查,调查以羌族为中心的文化遗产情况、传承情况,特别是震后情况;第二,要归纳调查结果,并分出等级;第三,要请专家们按照遗产保护本身的要求,为政府提供科学的保护方案。”
著名古建专家罗哲文连连赞叹羌族建筑“很了不起”。羌族建筑往往根据地形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特别是耸立几十米高的砖木结构碉楼,建筑工艺技术十分神奇。罗哲文说:“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不可分开,在抢救羌族文化的时候,必须一起抢救。我建议对羌文化进行深入的研究和保护,特别对那些在过去没有得到重视的东西,如建筑工艺技术等,要予以高度关注。如果没有技术,再好的东西也不可能恢复。”

地震让羌族人失去的不只是家园、亲人,北川县民俗博物馆的上万件文物实物、其中多件“国宝级”文物都葬身废墟之下,损失的还有馆内的羌族出版物,搜集整理的羌族文学、音乐、舞蹈等文字、图片、音像等众多资料。

“抢救羌族文化的工作归根结底是要人去做,而且需要长期做。”罗胜利呼吁,多派些高素质文化人才去灾区。中央民族大学陶立璠教授当即表态,很多民族、民俗等学科的高校硕士、博士都希望参加保护灾区文化的工作。大量专业人才共同努力,一定能把保护工作做好。

第1页第2页

44岁的羌族妇女马国兰讲起自己的遭遇泪水涟涟,亲人遇难,刚在山上盖好的房子尽数倒塌,未来的生活,不知路在何方。

四川汶川大地震给我国唯一的羌族自治县、大禹的故乡——北川,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随着重建家园开始,如何保护灾区羌族文化也提上议事日程。昨天,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华文化学院联合召开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座谈会,并成立包括23名成员的紧急保护羌族文化遗产专家调研组。调研组昨天连夜开会决定,只要北川县内各个乡镇之间的路可以通行了,专家们就开赴灾区一线开始调查。

他们呼吁,保护文化赖以生长发育发展的土壤和环境是实现羌族文化得以保护和传承的重要前提和基础。在重建羌族家园时,要细心听取当地老百姓的意见。解决安置问题的同时,应考虑如何体现羌族文化的问题,要重塑他们的信心。

到一线调查“家底”

按照四川省文化厅3日公布的《羌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初步重建方案》,保护区将保持羌族原有的建筑风貌、民风习俗、祭祀礼仪,体现羌族文化的原生态环境和地质结构特点。

征集实物别让文化随塌房被弃

在擂鼓镇临时搭建的北川县抗震救灾指挥中心的帐篷中,北川县县委书记宋明告诉记者,目前重建工作还处于初步规划阶段,具体细则还没有出台。但保留羌族文化特色,一直是重建工作中的一项至关重要的原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