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敦乔鲁考古:苦乐交织的探究之旅

阿敦乔鲁考古:苦乐交织的探索之旅
发布时间:2017-11-24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张春海点击率:
2017年9月16日,在北京举行的“第三届中国人民大学考古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北方考古与欧亚文明”上,新疆温泉县阿敦乔鲁、呼斯塔等遗址的发掘成果,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浓厚兴趣。
近年来,阿敦乔鲁的草地,迎来了一批批远道而来的中外学者。带着浓厚的兴趣和各种问题,他们纷纷“上天山”来探访这处知名度越来越高的青铜时代遗存。而在此持续多年开展工作的考古工作者,经历了他人所难以理解的甘苦。对他们来说,为了心中热爱的考古事业,为了这片令人热爱的土地,这一切都值得。
“风云变幻”的阿敦乔鲁
8月18日,记者走出博乐机场准备乘车前往温泉县时,开车的蒙古族司机伯海师傅,善意地提醒记者穿得有点儿少了:“你们要到工地去啊。那里这两天可是冷呢,穿着大衣都难受。你们可要做好准备。”
车窗外,是一派初秋景象,秋风和煦,阳光灿烂。记者有几分难以相信,此时山上的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真的可能与这里是两重天吗?
次日,记者就亲身体验了阿敦乔鲁的“风云变幻”。阿敦乔鲁上午还是晴空万里,中午已是阴云四合,而下午飘落起了小雨点,天气变化之快有些令人惊诧。
“你们今天来得正好。昨天还冷得握不住笔。”考古工作者淡淡地说,显然,对于这里的天气,他们已经习以为常。7月底、8月初,很多地方还是炎炎夏日,这里则已经下过一场小雪。记者看到远处的山峰上,还有洁白的残雪所形成的冠冕。由于此时夜间气温很低,工作人员已经无法睡在营地的蒙古包里。
在外人想象中,在阿敦乔鲁开展考古工作,是一件充满新奇甚至刺激的事情。实际上,这项工作中充满了艰辛和孤寂。
项目组工地距温泉县城40多公里,由于地处山上,手机信号在这里也时断时续。这里没有电力和自来水供应,电力就靠小型发电机;而生活用水就依靠附近的山泉水,去泉边打水也是项目组的日常工作之一。阿敦乔鲁项目组的考古营地位于山脚下的背风处,包括一座作为厨房兼餐厅的绿色帆布帐篷、两座用作整理材料的工作间和休息室的蒙古包。
午饭时分,厨师做好了一桌子饭菜。帐篷内的地面坑洼不平,吃饭时得注意坐稳。这一天,因为出发的时间早,县城里的农贸市场肉食摊位还没有开张,所以大家午饭吃的全是素菜,但没有一个人有丝毫的不快。经过一个上午的紧张工作,能够饱餐一顿,大家已很满足。记者还注意到,桌上放着一罐牛肉酱。饭后,在蒙古包里简单休息一阵后,大家又奔向工地开始下午的工作。
勇于第一个吃“螃蟹”
生活上的艰苦,习惯田野工作的考古人能够一笑置之。对他们来说,最大的挑战来自发掘工作中所遭遇的技术和学术难题。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的发掘,可供参考的有关材料并不多,关于这处遗存的直接材料更是寥寥无几。
2003年,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工作者曾发表《温泉县阿敦乔鲁遗存的考古调查和研究》。在该文的结尾处,作者写道:“这是一处有遗址、墓葬、岩画和祭祀设施复杂的共同体。尽管时代上有些差别,但都属青铜时代晚期到早期铁器时代。在新疆,目前所做工作较多的焉不拉克文化、察吾呼文化、克尔木齐文化等都属于这一时代。看来在我区,青铜时代晚期到早期铁器时代是一个文化繁荣的时期。因此,对阿敦乔鲁遗存这一文化共同体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记者查阅了《中国文物地图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册》对“石栅古墓群及阿敦乔鲁岩画群”的介绍,结尾处有这样一句,“其时代和性质尚难确定”。
项目组在发掘工作中所遭遇的难关和挑战,在发掘被称作“大房子”的F1时表现得淋漓尽致。草原荒漠地区与农业地区不同,前后相续的地层堆积并不多见,无法简单照搬过去在农业地区的发掘方法。而倒塌、废弃的F1在未发掘前,就是一堆令人无从下手的乱石头。
参与合作发掘的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考古系研究员贾伟明清楚地记得,考古学家张忠培先生在生前来工地视察时曾经说过一句话,“考古研究要勇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而你们正是这样一批人”。
丛德新对张忠培先生到阿敦乔鲁工地参观和指导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张忠培先生走遍大江南北,但是来新疆的次数不多,最后一次应该就是2012年来温泉的阿敦乔鲁工地,给予了我们极大的支持和悉心的教诲,彼时情景,如今仍历历在目”。他还告诉记者,张忠培先生一直强调,考古要跟着材料走,对自己发掘的遗址,首先是要将自己的材料掌握清楚,心中要有把尺子,不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只有把自己发掘的遗址了解清楚,才能将其作为一把尺子去衡量别人。
项目组面前的这只没人吃过的“螃蟹”,的确难以对付。阿敦乔鲁遗址和墓地的发掘工作,无法叫人轻松,每天都被问题推着走,脑子无法停下来。也正是依靠越来越丰富的材料,他们逐渐在国际的前沿热点问题上发出了中国学者的声音,也越来越得到国际学术界的重视。

发布时间: 2013/7/24 10:34:11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社乌鲁木齐7月23日电记者23日从位于新疆西部的温泉县获悉,2012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新疆温泉县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的考古发掘现场日前再次传来喜讯,在发掘现场中的I号居址的遗址内,考古工作者再次获得一批石斧、石杵等遗物。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丛德新介绍,这批遗物的出土为解释新疆西天山地区青铜时代遗址的具体面貌,提供了一批全新的、重要的材料,将推动新疆青铜时代考古学文化的研究。
被称为“石头迷宫”的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是新疆首次发现的早期青铜时代遗址。据悉,阿敦乔鲁考古发掘与研究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创新工程重点项目,研究人员已在新疆温泉县开展了3年的调查、测绘、发掘工作。
此前,2012年6月至9月,阿敦乔鲁项目组对遗址和墓地进行发掘工作。发掘了3座相互连属的房址;还发掘了9座石板墓葬。合计发掘面积近1500平方米。获得了一批陶器、石器以及铜器小件和金耳环等遗物。
据悉,阿敦乔鲁考古工作的意义在于,首次在新疆确认了相互关联的早期青铜时代的遗址和墓地。据参与是次考古的专家称,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的规模在目前所见同类形制中较大且完整,显示了其在西天山乃至中亚地区早期青铜时代遗存中的重要位置和较高的文明程度。对该遗址的持续考古挖掘工作,将有助于提升对新疆及中亚地区青铜时代考古的研究水平。
据悉,遗址与墓地其年代为公元前19世纪至公元前17世纪,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设计工整、复杂的新疆早期青铜时代西天山地区的中心性遗址。专家认为,墓葬的形制为新疆以往所未见的类型。
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距温泉县城西约41公里处的阿拉套山南麓浅山地带。经初步调查,遗址范围近7平方公里。
来源:中新网 编辑:秋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