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休】韩休和韩愈

可话虽然这么说,但玄宗终究没有太宗的度量,在忍耐韩休多时后,终于还是将其“拿下”。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十月,韩休在朝堂议事时跟萧嵩产生冲突,双方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渐渐地便吵得不可开交。萧嵩气不过,便向皇帝请求退休。面对咄咄逼人的韩休,玄宗勃然大怒,下令将二人“各打五十大板”,全都罢免宰相,此时距韩休拜相还不到一年时间。

图片 1唐玄宗
唐玄宗李隆基原本是个“仪范伟丽”之人,身材雄伟,相貌英俊。开元年间,天下安定,国家富足,呈现了盛世局面,玄宗心宽体胖,红光满面,比先前富态了不少。唐人以胖为美,女人如此,男人亦如此。
开元二十一年三月,玄宗闲暇无事,在寝宫照了一下镜子,看到镜中自己的模样后,把头一摇,闷闷不乐。此时的玄宗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两腮消瘦,人也憔悴了不少。为什么?都是宰相韩休给“害”的。
韩休是长安人,比玄宗大十三岁,有文采,历任中书舍人、礼部侍郎、虢州刺史、工部侍郎、尚书右丞等职。开元二十一年二月,侍中裴光庭病死,玄宗命宰相、徐国公萧嵩举荐人才,补此空缺。萧嵩与裴光庭二人同朝为相数年,关系很不好,为了避免再来个刺头,萧嵩动了私心,便举荐了韩休。
当时,韩休六十二岁,年龄比较大了。萧嵩认为韩休老气横秋,比较容易控制,其实他错了,韩休可不是省油的灯。当了宰相没几天,萧嵩就后悔了,二人经常顶牛,闹得很不愉快,甚至在玄宗面前掐架拌嘴,萧嵩多次败下阵来。
韩休是个很刚硬的老头,“为人峭直,不干荣利”,且“守正不阿”,连老资格的宰相宋璟都不敢跟他碰硬,玄宗也有点怕他。玄宗是个情商很高的皇帝,平日喜欢在宫中大摆宴席,也喜欢在后苑游猎放松,纵情时难免会做出点有失体统的事情来。之前,没人敢管,自从韩休当了宰相,玄宗就不那么自在了。
万万没想到,拜相竟拜出个管家婆来,玄宗很苦恼,宴乐和游猎的次数明显少了,偶尔欢娱一下,也得避着韩休,生怕他跳出来上纲上线地挑毛病。不经意间犯点小错误,玄宗都感觉很紧张,无不急忙问左右之人,韩休他老人家知道吗?话音未落,韩休的折子已经递上来了,又将玄宗苦口婆心地教育一番。
想吃又不敢放开吃,想喝又不敢敞开喝,想玩又不敢尽兴玩,没出半个月,玄宗就被韩休折腾瘦了,每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左右之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劝玄宗说,“自韩休入朝,陛下无一日欢,何自戚戚,不逐去之?”说陛下,您光叹气有什么用,直接把韩休免职,逐出朝廷,不就解决问题了嘛!
玄宗叹了一口气说,“吾貌虽瘦,天下必肥”,我虽然瘦了,但天下臣民却能胖起来。左右不解,玄宗又说,以前萧嵩来奏事的时候,不管对错,每次都顺着我的意思,而韩休却据理力争,凡事必理论出个是非曲直来,“吾用韩休,为社稷耳,非为身也”,有韩休在,天下必然安定,我心里才能踏实。明君就是明君,把臣民、社稷看得比自身要重,难怪玄宗能开创“开元盛世”。
因为敢犯颜敢谏,韩休被宋璟点赞,并被誉为“仁者之勇”,实在是了不起。当年十月,宋璟退休,韩休和萧嵩成为朝中主要辅臣。性格、政见格格不入,韩、萧二人形同水火,不久萧嵩便提出辞职。萧嵩不仅是朝中重臣,还是玄宗的亲家,虽然有很多毛病和缺陷,但韩休如此排斥挤兑他,玄宗很不高兴,于是对二人各打五十大板,罢萧嵩为尚书左丞相,罢韩休为工部尚书。
从三月十六日到十月二十四日,韩休做了七个多月宰相,最终还是被罢免了。罢免韩休,是玄宗政治的转折点,继韩休之后,刚正不阿的张九龄出任宰相,成为第二个韩休,但没几年也因受到李林甫排挤被免官。贤良退,小人聚。此后,玄宗为奸险小人所围,开始走向堕落,不务正业。“阊阖千门万户开,三郎沉醉打球回。九龄已老韩休死,无复明朝谏疏来”,宋朝官员晁说之的这首诗,道出了玄宗执政后期的荒淫。少了韩休等人的羁绊,玄宗又胖了,但天下臣民快要遭殃了。

韩休字良士,出身昌黎韩氏,是唐朝时期的宰相。韩休以科举入仕,担任过中书舍人、礼部侍郎、黄门侍郎、同平章事、宰相、工部尚书、太子少师等职,封爵宜阳县子;他生性耿直,常常犯言直谏,虽然玄宗不喜却也无奈,后来他与萧嵩产生矛盾,二人一同被罢相。公元740年,韩休病逝,追赠扬州大都督、太子太师,谥号为文忠。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图片 2
韩休年轻时精通词学,后考中制举,累迁至桃林县丞。 累职升迁
景云元年,李隆基被立为皇太子。当时,韩休被举为贤良,并到东宫回答有关国政的策问,与校书郎赵冬曦被定为乙等,擢升为左补阙。
先天元年,李隆基继位,是为唐玄宗。此后十余年,韩休也由左补阙累获升迁,历任吏部主爵员外郎、中书舍人、礼部侍郎,兼知制诰。
开元十二年,山东地区发生旱灾,唐玄宗遂命韩休与黄门侍郎王丘、中书侍郎崔沔等五名中枢官员补任州刺史。其中,韩休出任虢州刺史。后来,韩休因母亲去世,离职归乡,并要求依礼制守孝,得到唐玄宗的批准。丧满后,韩休出任工部侍郎,兼知制诰,又改任尚书右丞。
担任宰相
开元二十一年,侍中裴光庭病逝。唐玄宗让中书令萧嵩推举朝臣,以接任侍中,萧嵩便推举韩休。韩休因此被任命为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成为宰相,又加银青光禄大夫。
同年十月,韩休又与萧嵩在唐玄宗面前争论,并当面指责萧嵩。萧嵩为此请求退休。唐玄宗很不高兴,将二人一同罢相,改任萧嵩为尚书左丞相。韩休则改任工部尚书。
晚年生活 开元二十四年,韩休加授太子少师,封爵宜阳县子。
开元二十八年五月十日,韩休病逝,终年六十八岁,追赠扬州大都督,赐谥文忠。
宝应元年,唐肃宗又追赠韩休为太子太师。韩休和韩愈图片 3韩愈
韩休与韩愈应该都出身同一家族。
韩愈生于河南河阳,宗族原本出于河北昌黎,是韩睿素之后,故而他自称“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
韩休出身于昌黎韩氏,先辈徙居昌黎棘城,遂以昌黎为韩氏郡望。韩休为相
出自《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九》:
甲寅年时,唐玄宗任用韩休当做皇帝近侍、同平章事。韩休为人严峻刚直,不求取名誉权势。等到担任宰相后,所做所为很得当时民心。起初,萧嵩认为韩休性情淡泊,容易控制,所以就把他引荐给唐玄宗。共事的时候,韩休持守正道不阿谀奉承,萧嵩就逐渐厌恶起他来。唐玄宗有时在宫中宴饮欢乐或在苑中打猎游玩,偶尔玩得过度,就对左右的人说:“韩休知道不知道?”话刚说完,劝谏的文书就递上来了。唐玄宗常常对着镜子默不作声,左右的人说:“韩休担任宰相以后,陛下的容貌和以前相比清瘦多了,为什么不罢免他?”唐玄宗叹息说:“我的容貌虽然清瘦,天下一定丰饶了许多。萧嵩禀报事情常常顺从旨意,他退下以后,我无法安睡。韩休经常据理力争,辞别以后,我睡得很安稳。我任用韩休是为了国家,不是为我自己啊。”韩休为什么不做宰相了
开元二十一年,十月,韩休又与萧嵩在唐玄宗面前争论,并当面指责萧嵩,萧嵩为此请求退休。唐玄宗很不高兴,将二人一同罢相,改任萧嵩为尚书左丞相,韩休则改任工部尚书。人物评价图片 4韩愈墓壁画
张说:韩休之文,有如大羹玄酒,虽雅有典则,而薄于滋味。
李隆基:尚书左丞韩休,蕴道宏深,秉德经远。清诚可以轨物,素行可以律人。一自登朝,备闻体国,志存公亮,诚合始终。而羽翼朕躬,金玉王度,人望是在,朝选无逾。
刘昫:魏知古、卢怀慎、源乾曜、李元纮、杜暹、韩休、裴耀卿,悉蕴器能,咸居宰辅。或心存启沃,或志在荐贤,或出爱子为外官,或止屯田于关辅,或不受蕃人之赂,或坚劾伯献之奸,或广漕渠以充国用:此皆立事立功,有足嘉尚者也。
司马光:上即位以来,所用之相,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张嘉贞尚吏,张说尚文,李元纮、杜暹尚俭,韩休、张九龄尚直,各其所长也。
葛洪:休为人峭直,不干荣利。及为相,守正不阿,甚允时望。
朱轼:韩休刚直亚于宋璟,然当是时,明皇已倦勤矣。……及开元末年,称贤相者不过休与张九龄耳。……惜哉,韩休三月相之,十月罢之,虽欲施为,庸可得乎?
蓝鼎元:韩休,小宋璟也。三月相之,十月罢之,直道不容,开元之业衰矣。用休为社稷,岂其然乎?
尹会一:韩休为萧嵩所引,而数与嵩争论于上前,随事匡君,真社稷臣也。为相不及八月而罢,直道事人,以斯见之。

史料来源:《旧唐书》、《新唐书》、《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韩休入朝为官后,更是以诤臣魏征为榜样,但凡发现皇帝有“出格”的言行,必定会犯言直谏,就算是跟皇帝争得脸红脖子粗,引得后者大怒,也丝毫不会退缩。唐玄宗对韩休的言辞切直感觉很头疼,所以每次发现自己稍稍有“出格”的言行时,便会小心翼翼地问左右侍从:“韩休知道此事吗?”结果往往是话音刚落,韩休规劝的谏疏便已送达,皇帝唯有苦笑而已。

韩休虽然屡屡顶撞玄宗,但后者仍敬重他

韩休经常顶撞玄宗,让后者很头疼

原标题:皇帝被宰相折磨得面庞消瘦,侍臣建议罢黜他,皇帝却说:这是好事

休峭鲠,时政所得失,言之未尝不尽。帝尝猎苑中,或大张乐,稍过差,必视左右曰:“韩休知否?”已而疏辄至。引文同上。

韩休担任刺史时,便敢于顶撞宰相

责任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